茂名网首页 新闻 问政 论坛 专题 区域 视频 财经 旅游 宜居 汽车 生活 人文 教育 影像
首页 新闻 国际新闻

南昌手术治疗近视多少钱,南昌手术治疗近视安全吗,南昌手术治疗近视后遗症

2017-12-15 14:26:03 来源: 南方网 作者: 王建刚

南昌手术治疗近视多少钱,

高剑父

左图:高奇峰 《仙鹤图》(局部)

上图:高剑父 《秋鹰图》

高奇峰

  陈树人

  广州日报文化新闻中心全新微信公众号“诗意花城生活圈(huachengshenghuo)”已经上线。琴棋书画诗酒花、柴米油盐酱醋茶,各皆有圈,都是生活。若您想关注最新城市热点话题,请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一个展览在今天算不得多大的事,但时间回推100多年,则大不相同。1908年,高剑父和高奇峰从日本回到广州,举办了回国后第一次个人画展——“新国画展”,这是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的第一个个人画展。熟悉美术史的人大概知道,这次展出的作品,在绘画技法和意境渲染上与传统中国画大不相同,是之后在画界掀起巨大激荡的“岭南派”的先声。

  文 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最蓬勃时一年参加国内外画展共13次

  为了1908年的首次展览,高剑父谋划得很充分,在媒体上的“造势”事先就开始了。

  当年1月2日,上海《时报》刊登了一则题为《东洋近信》的消息:“东京美术院毕业生高剑父、高奇公(峰),西历十二月十五日在日本神户广业公所开美术游艺会,将每年所积功课陈列其中。其画法采集中、东、西三国(原文如此)所长合成一派……闻两君不日旋归祖国,拟于中历年末开美术展览会于粤省”。这也是第一次在中国打出了“采集中、东、西所长合成一派”的旗号。

  或许可以说,大规模、高密度地举办和参加展览,是这支画坛新生力量刻意为之之举。旨在迅速提升知名度,扩大影响力和接受度。

  研究者张繁文指出,据高剑父本人在抗战时的统计,之前30多年,他每年举办展览一次或数次,最蓬勃时一年参加国内外画展共有13次之多,而且每到一处,甚至农村,必办展览。仅仅澳门一地,在短短7年时间里,他带领岭南画派画家举办的展览就有24次之多。

  张繁文认为,在高剑父的熏陶和引导下,艺术的展览运作与传播效果之间的密切关系已经逐渐渗透在岭南画派画家的意识中,促使他们进行了大量具体有效的实施,为岭南画派的向外传播提供了通畅的舆论环境。

  20世纪初,高剑父就在上海创办《真相画报》和审美书馆,既进行艺术革命思想的传播,也试图以艺术革新附翼社会革命。他还抓住了1929年和1937年两次全国美展的机会。第一次全国美展筹备过程中,高剑父与徐悲鸿、黄宾虹、刘海粟、陈抱一、王一亭等组成征集委员,负责作品的征集,岭南画派不少画家参加了画展;第二次全国美展,陈树人、高剑父均为审查委员,方人定则被聘为全国美展广东出品审查委员。

  参与国际性展览,高剑父也做出了表率,早在1910年的南洋劝业会上,高剑父的《多种花卉虫草幅》获得超等奖;1915年其作品参加美国旧金山“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并获大奖;1929 年其作品《江关萧瑟》、《绝代名姝》参加比利时万国博览会并获“最高艺术记录”荣誉奖;此外还参加了意大利万国博览会并获金牌奖以及巴黎万国博览会并获最优等奖,等等。

  虽然画展是所有现代画派传播、推广自己必不可少的途径,但张繁文认为,当时以此为主要运作模式进而传播画派理念者,岭南画派应该是最积极、最主动、最成功的一个。

  一手办展览 一手教徒弟

  当时办展览,不是件容易事。时局动荡,民不聊生,很多人顾不上画展这种“高大上”的费钱活动。此外民主革命之前,画展作为外来的新兴事物,仍属“新潮”,一般社会民众对之仍感陌生。但对于“二高一陈”来说,举办画展至少在经济和观念两方面不是问题。高剑父和高奇峰兄弟是孙中山先生“同盟会”最早的成员,是革命的先驱者。陈树人以国民党元勋的身份历任国府秘书长、代广东省省长等高职,这为他们的美术活动提供了便利条件。

  广州作为西学东渐的门户和民主革命策源地,在晚清时候已经包容着许多西方的事物,比如“石室”教堂,广州海关大楼等,从洋人那里学习了西化技艺后进行作坊式制作和商业销售的“外销画”在19世纪中后期就已经出现。高剑父他们“折中东西”类似的思想,我们从清末洋务派名臣张之洞等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思想中也可以瞥得一点影子。

  除了举办展览之外,“二高”还特别重视开课授徒。1912年,“二高”以他们租的文明路安定里“春瑞别院”作为创作和授课的地点,最初称为“怀楼”,不久后取诸葛亮“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诗意,改为“春睡草堂”、“春睡别院”、“春睡画院”等。这间画室不大,采用的教学方式也是传统的师父带徒弟,但传授的内容,则是充满现代气息的“新国画”。

  “二高”培养出了大批杰出的弟子,如黄少强、方人定、赵少昂、黎雄才、关山月、杨善深、司徒奇等。有论者评价,经由多年不倦的努力,他们开辟的这条新路,对之后我国国画界中西结合的局面及美术院校的国画教学乃至创作,都产生了直接和广泛影响。

  东渡日本 恰好碰到了关键的转折点

  美术创作是专业领域。但在广州,说起岭南画派,寻常市民也多能略知一二。比如,知道它是一个中西结合的流派,又比如,知道它非常注重写生。那么,岭南画派的肇始理念是怎样在几位创始人脑中形成的呢?学者王坚指出,从岭南画派的历史传承中可以看到两大渊源:一是本国传统绘画,二是东洋和西洋绘画。两者互为补充、融合。

  位于广州海珠区的十香园,是美术史上一处很重要的遗迹。高剑父和陈树人都曾师从这里的主人之一居廉,从他那里承袭了传统没骨写生的技法,高奇峰则跟随高剑父接触到这一路。高剑父并通过师兄伍德彝的家藏和关系,饱览了广东几大收藏家的珍藏,眼界大开,“遂不满足于居师之法,谋变通之道”。

  没骨写生可以归入表现形似的艺术系统里,元明清以来影响甚巨的文人画,则是另一个讲求以笔墨表现神似的写意系统。前者,既然以写生一脉为基调,是以形写神、雅俗共赏一路,对于融会写实的东洋、西洋美术,自然也就容易些。

  具体来说,“二高一陈”在“二居”画法的底子上,消化融入了文艺复兴以来西方的透视学、光影法、解剖知识、质感、量感,吸收日本画的善于渲染和色彩表现等优点,一炉共冶,开山立派。

  王坚指出,“如果没有岭南画派创始人历史性东渡日本,学习日本绘画以及西洋绘画,也许中国的现代绘画史上就没有岭南画派的一页”。

  应该说,“二高一陈”及他们同时期的一批杰出艺术家的东渡,恰好处在了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上。论者华天雪指出,早在19世纪80年代,以狩野芳崖为代表的新日本画运动,就尝试引进日本画所缺乏的西洋透视法、明暗法,开启了日洋融合之门,并终在横山大观、菱田春草等“激进派”手中得以最终完成,1900年前后得到日本画坛的普遍认可。这种变革,刚好被中国留日美术生亲见亲历,这些成果几乎与他们趋之若鹜的洋画一样令人瞩目,而具体的融合方法更为中国画提供了直接的参照。日本的经验除深刻影响了“二高一陈”外,对第二代中的方人定、黎雄才也影响重大,促使他们对中国画的改良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诗意花城生活圈”上线,等你来!

  广州日报文化新闻中心全新微信公众号“诗意花城生活圈(huachengshenghuo)”已经上线。琴棋书画诗酒花、柴米油盐酱醋茶,各皆有圈,都是生活。若您想关注最新城市热点话题,请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责任编辑:ZB

(原标题:可圈可点!联合国新任秘书长上交“月考”答卷)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网站法律顾问
茂名日报社(www.mm111.net )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告业务咨询:13727824889 地址:广东省茂名市迎宾路156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网站备案号:粤B2-20040638